20070409

最小與至少

我是家中最小的女兒
一直以來,我是習慣在這個長不大的小孩的靈魂裡 父母親是縱容的...
姊姊們也是吧~ 至少~是默許的!!!
我很少擔憂 因為我在家族中最小 至少~我從不必擔憂家族中的瑣事

5年以前 奶奶過世
隨之而來的卻是母親生了重病
父親一向灑脫 面對我總是鮮少言語
我還小吧~至少是最小!!

三姊一通急電 躁怒的語言 沉重的敲打我的神經
囑咐我一定要按時且時常回家 陪伴母親~
卻也始終不曾提及母親的病因

母親病了 是我人生中最大的一個惶恐
瞬間 我彷彿看見時間的枷鎖 凶狠的靠攏

不小了~至少最28歲的我來說 真的不小了~
我像個孩子似的 打電話跟大姐求救 除了哭~
我好像什麼都不會~
之前是這樣 當時也是如此

大姐二姐的冷靜 我得到了屬於小女兒特有的安撫
大姐甚至說 '沒關係!情況若是再嚴重..我就辭了工作回家照護' 28歲了

那是一個淡淡的四月天 我在補習班裡哭的泣不成聲~
我最小 至少 我知道~
你們都對我很好!! ~

給摯愛的 大姐

1 則留言: